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收藏

和諧盛世的冰上樂園
——第24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5克圓形金質紀念幣賞析

佳幣賞析    |    2020-12-16 15:34    |    來源:中國金幣網



1946年,著名的《Life》雜志的亞洲區攝影師Jack Wilkes,端著相機在北京城四處尋覓靈感。突然,一位大爺腳踩冰刀滑入視野,在冰封的湖面上穿梭、旋轉、跳躍,右一個“單展翅”,左一個“朝天蹬”,各種高難度動作令人眼花繚亂。攝影師與圍觀群眾一時都看呆了,等他恍過神來,馬上接連按下快門——于是今日我們還能從老照片中,得以欣賞這位大爺矯健如飛的冰上身姿。


照片拍攝地就是在北京北海公園。溜冰大爺名叫吳桐軒,當年已66歲了。他的滑冰史可以上推到光緒年間,曾經還是慈禧親自挑選的大清“冰鞋處”的領隊,專事花滑表演。北京城區的天然冰雪運動場地,大多集中在今西城區的六海,即屬于皇家園林的三海(北海、中海、南海)和屬于平民休閑的三海(什剎前海、什剎后海和什剎西海即積水潭)。六海中,又以北海的風景最壯觀、水面最寬闊、冰嬉記載最豐富。




北京工美集團的設計師吳志強,正是看中北海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選擇其作為第24屆冬奧會5克圓形金幣的幣面背景。他談起創作心路,“綜合北京、冬季、民俗、體育項目這幾個關鍵詞篩選下來,題材非北海溜冰莫屬,扎根于老北京人民深刻的記憶?!弊罱K設計的幣面上,一家四口攜手相伴翩翩滑翔,寬闊的冰面向后延展,便是瓊島的樹叢濃蔭,映襯著高高矗立的白塔。吳志強也考慮過嘗試用如什剎海、頤和園等冰場作為背景,但都不如北海有辨識度,而這點對幣面設計很重要。京城眾多白塔中最著名的有兩座,一座是在阜成門內妙應寺(也稱白塔寺)的白塔,一座便是北海公園瓊華島山頂的白塔。北海白塔高35.9米,是一座藏傳佛教的覆缽式塔,與妙應寺白塔形制相似,不過更為秀麗。一看到北海標志性的白塔,觀者耳畔似乎就響起耳熟能詳的歌聲:“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海面倒映著美麗的白塔,四周環繞著綠樹紅墻……”。


吳志強介紹,幣面總體設計偏向簡潔,人物造型都比較抽象,冰面也是較大面積留白。他原初設計的冰面是有畫線條的,用七八根曲線覆蓋,但后來斟酌再三,覺得幣面直徑2厘米很小巧,不適合太過繁復,以免產生視覺疲勞,于是最終刪去了線條。不過素描稿中的明暗關系卻保留了下來,現在的冰面呈現一種凹凸不平的狀態,反而接近冰凍住后光線折射的效果,顯得真實可感。不過,細心的觀者應會注意到,設計師對白塔的精心刻畫:覆缽正面內刻“十相自在”圖案的壺門式眼光門,高大挺拔的塔剎剎座上的十三重相輪,仔細看,都表現出來了。這種抽象之中的寫實,追求的是一種繁簡得當的點睛;樹叢與白塔的比例,吳志強說也是經多番調整,才達到現在視覺和諧的效果。


追溯北海公園的歷史,中國歷史地理學的奠基人侯仁之先生對其評價很高:“沒有北海,也就沒有現在的北京城?!彼谋僭O比現在北京城的建址還要早。遠在遼代,北海一帶原是古永定河的故道,河流遷移后殘余的一段河床積水成湖。北海在金代稱“白蓮潭”,元人滅金后,建都于燕(即今北京),忽必烈在至元4年(1267)以瓊華島為中心營建大都城,也就是現在北京城的前身?!鞍咨徧丁钡恼w水域被一分為二,南部水域(今北海、中海)被圈入皇家御園內,稱為“太液池”。明代遷都北京后,在元朝的基礎上,對北海又加以擴充、修葺。清代對北海的修建最盛,乾隆年間,北海增加了許多亭臺樓閣與園中之園。最終形成了今日這種“向心輻射”式的布局,以瓊華島為核心,白塔為制高點,其他建筑物圍繞四周錯落有致,體現了自然山水和人文藝術的融合。


曾經的北海是帝王私家苑囿,公眾無緣游覽。辛亥革命后,推翻舊封建制度,園林發生由“私”到“公”的歷史性轉變,昔日皇家禁苑、壇廟紛紛對大眾開放。民國時期北京城最先開放的是社稷壇,于1914年辟為中央公園,接著是先農壇、天壇、太廟、地壇相繼敞開迎客的大門。遜清皇室將西苑三海移交給北京政府后,袁世凱的部隊在北海駐軍,對其建筑多有破壞,“毀壞之跡,益不堪問”。一直等到1925年8月1日,大眾要求開放北海的呼聲甚高,北海公園經修葺一新才正式開放。


北海公園不僅帶給公眾智育、品味的熏陶,同樣還是體育活動的熱門地。1926年,北海為“謀公眾之樂利,期體育之進步”,在公園內建成大型公共體育場與兒童體育場,場內并設有指導員,指導健身者運動。近代體育由教會學校傳入中國,一系列喪權辱國不平等條約的簽訂,嚴復翻譯《天演論》中“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進化論觀點帶來的認識沖擊,使得在20世紀初期,體育活動在中國不僅是休閑健身運動,也一直與強種保國、民族存亡的思想緊密聯系。在那時,北海公園就是提倡推動群眾體育的個中翹楚。春暖花開之時在北海泛舟,景色宜人,詩情畫意;公園里常舉辦各種各樣的劃船比賽,每次都聚攏著可觀的人氣,呈現出一派歡聲笑語的氛圍。冬日降臨,北海寬闊的水域又成了冰上馳騁的樂園,因冬季民眾滑冰活動非常熱烈而被外國人專稱為“Winter Park”。


1926年,就在北海公園開放后的第一個冬季,漪瀾堂前舉行了一次轟動的化裝溜冰大會。城中的報紙報道,“觀者數千人,比賽人數達一百三十余人。中外男婦各半,怪裝異飾,無奇不有”,各種造型爭奇斗艷,古典與現代在這里碰撞:有人打扮成印度婦人,有人化裝成神話人物,更有奇者還裝扮成蝴蝶、汽船、白菜、火鍋!令觀者無不捧腹絕倒?!芭c賽者按號數之次序,魚貫入場,圍一圓形,攝影后,即在該場跳舞。事畢自由競走比賽,競走種類,計分五項,即角力持燭,遞棒,傳物等五種。先開角力競走,次持燭競走,又次燃煙,各顯所長,均稱絕技。如斯盛會,瓊島為之生姿,瑤池為之增色,洵為北京各年冬令所未有之盛事?!贝舜位b冰會,連遠在上海的《上海畫報》都進行了報道,其影響可見一斑。于是,每年一次的化裝溜冰大會,就成了北海公園的保留項目。


不少名人也與北海公園滑冰結緣。許羨蘇回憶魯迅還住在北京八道灣十一號時,“陪老太太去過幾次北?!靹t看了一次化裝滑冰和吃了仿西太后吃的那種小窩窩頭,還在北海冰上坐了一次冰床?!泵駠嫾沂捠绶?,出身書香名門,二叔是“中國現代音樂之父”蕭友梅,后來嫁給了名畫家吳作人,最擅長畫花卉,有“花神”之美譽。1926年,15歲的蕭淑芳到北京的國立北平大學藝術學院求學,每到冬天,便帶著冰鞋畫板到北海公園來寫生,畫累了,就滑上一陣子,再坐下來畫畫。蕭淑芳小時候曾因患肺結核而不能有規律地上學,愛上滑冰后,戶外運動反而大大改善了她的身體狀況,在1935年甚至摘得了首屆華北運動會冰上表演大會女子花樣滑冰冠軍。這屆比賽也是中國第一次舉辦的區域性現代冰上項目運動會。


女作家林海音的《城南舊事》寫活了老北京,她還因滑冰收獲愛情,與同為滑冰高手《世界日報》的記者同事夏承楹喜結良緣,兩人常在北京大小冰場一起攜手暢滑。林海音描繪過雪后初晴的北海,“看雪蓋滿在橋兩邊的冰面上,一片白,閃著太陽的微微的金光,漪瀾堂到五龍亭的冰面上,正有人穿著冰鞋滑過去,飄逸優美的姿態,年輕同伴的朝氣和快樂,覺得雖在冬日,也因這幅雪漫冰面的風景,不由得引發起我活躍的心情,趕快回家去,取了冰鞋也來滑一會兒!”那種滑冰的喜悅,從字里行間迎面而來。


吳志強談到自己設計的初衷,就很想傳達出滑冰帶給人們的這種生機勃勃的快樂。他談到最初的設計稿其實只有一個主角,一個小女孩在冰面上滑行,背著手獨自朝幣面的右側往外滑,雖然姿態優美,但還是覺得略顯孤單。他直到選中“家”這個關鍵詞后,找到了感覺,“關于滑冰的歡快恰如其分地展露出來,中國人是很看中‘家’文化的”。他先畫了一家三口,后來又添了一個小男孩,笑說也是順應現在國家的二胎政策。另外,小男孩與爸爸媽媽動作、方向一致,姐姐則朝他們滑來,姿態多樣使畫面更豐富,一家四口的姿態也構成了隱形的三角形,輕盈動態中不乏穩定性。雖然人物輪廓、衣紋線條如此簡潔,但仔細看還能發現設計師的用心——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并且還都稍有差別,并不雷同。特別是小男孩咧開嘴巴大笑尤顯活潑,即使側身面向觀者的小女孩,也能看到她上揚的嘴角。這種表現,既是人物彼此的交流,也是與每位觀者的互動。吳志強在女同事的建議下,還給畫面中的姐姐加上了一只可愛的心形小挎包,他說一切點滴的細節,都是想營造出一種溫馨有愛的歡樂氛圍。


北京首次申辦冬奧會就博得頭籌,與其地處華北,有著悠久的冰雪運動傳統密不可分。冰嬉曾經是清朝的“國俗”,冰雪運動如今是新一代強身健體的新民俗,熱度空前。北京這座冰上運動的樂園,始終見證著,人與自然的和諧共存,不曾改換的蓬勃歡樂。


(作者:黃薇)

分享到

我要評論

發布

熱點推薦

推薦視頻查看更多>

  • 2021年賀歲金銀紀念幣宣傳片

  • 揭開冬奧幣誕生背后的故事

CopyRight ?2000-2019 Chngc.net 京ICP證080121號 京ICP備1000340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642
欧美14一16SEX性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