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收藏

宸游樂與民同之,萬幾之暇為冰嬉
——第24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150克圓形銀質紀念幣賞析

佳幣賞析    |    2020-12-10 15:17    |    來源:中國金幣網


2020年12月1日,在國家游泳中心(冰立方)舉行的第24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金銀紀念幣(第1組)發行儀式上,一場仿古的冰嬉表演吸引了現場所有人的目光。演員們穿著旱冰鞋,或手舉旗幟、或單腿滑行,在音樂聲中不時變換姿勢與隊形,與150克圓形銀質紀念幣背面圖案互為呼應。



昔日熱鬧的冰嬉場景一下被激活,“在冬奧會紀念幣上表達、講述古老的冰雪運動,展示中國悠久的冰雪文化”是王凌昊設計的初衷。要做一枚能夠體現中國傳統冬季運動文化的紀念幣,他腦子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乾隆時期張為邦、姚文瀚合繪的《冰嬉圖》。作為北京工美集團的設計師,王凌昊此前曾參與冬奧相關特許產品的設計,對傳統的冰雪文化有所了解。對他來說,選擇極具歷史意義的實物畫卷《冰嬉圖》,展現奧林匹克文化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交相輝映是再合適不過的事?!皥D中可用的元素眾多,包括場景、人物形象、動作,與冬季運動、冬奧關聯性都很強,況且冰嬉在清朝被稱為‘國俗’,是最具代表性的冰上運動之一,把《冰嬉圖》搬到幣面上,既有故事,又有看頭,從而真正起到傳播傳統文化的作用”。


傳統素材與現代設計,與民同樂與現代競技,就這樣被王凌昊巧妙融合于方寸之間。


冰嬉,即在冰上進行各種運動的統稱,包含滑擦(速滑)、蹴鞠、雜技、冰床等。大約五千多年前,居住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附近(芬蘭南部)的先民們為了能在漫長的冬季生存下去,利用大型動物的腿骨發明了最早的“溜冰鞋”,他們在使用骨頭制作的“冰鞋”一端鉆上孔,穿上皮繩后將其捆綁在雙腳上。一到冬天,芬蘭南部眾多的湖泊加在一起會形成面積約100平方公里的大冰場,先民們一邊腳踩“溜冰鞋”向前滑行,一邊手持木棍往后撐,相比在冰面上徒步,“滑冰”為他們節省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得以保存體能與惡劣的自然環境做斗爭。就像阿勒泰地區的先民在一萬年前利用“自制滑雪板”狩獵一樣,在征服冰雪的過程中活下去才是當時最重要的事。


“冰嬉”一詞雖首見于《宋史·禮制》“幸后苑觀花,作冰嬉”,但隋唐時期的人們早已從冰雪中尋得樂趣。到了宋代出現了一種新玩法,數人坐在由木板和墊褥制成的“冰床”上,由一人拉著在冰上行走,隆冬一到,湖面結冰,無論達官貴人還是平民百姓,都以乘坐“冰床”為樂事。甚至明清皇帝寧愿頂著凜冽刺骨的寒風,也要興致勃勃乘坐冰床,體驗一把“行冰上如飛”的感覺。


乾隆帝大概是為冰嬉運動代言的最合適人選,正是他在位期間,冰嬉發展為與滿語、騎射、摔跤并稱的“大清四大國俗”。不要以為清代的“冰嬉”只是單純為了玩,它除了強身健體外,還兼有軍事訓練的功能。對生活在白山黑水的滿族人來說,熟練的滑冰、滑雪技能可助其克敵制勝。史載,努爾哈赤有一年冬天被困墨根城(今黑龍江省嫩江市),情況十分危險,部將費古烈得悉后,派善冰者前去救援,“一日夜行七百里”,奇兵神降,成功解救努爾哈赤。不同于明朝冰嬉僅為帝后宮眷娛樂,努爾哈赤及其后人舉辦的冰嬉活動多了層軍事訓練的意味,以他們入關前于盛京(今沈陽)渾河冰上舉辦的“蹴鞠之戲”為例,參賽者為諸王貝勒率隨侍官兵,他們既要在冰上快速奔跑搶球,又要以一足立于冰上,另一足踢球,難度相當大,運動量十分可觀,一場比賽下來,不僅鍛煉體魄,增強抗寒能力,還提高了實戰技能。


清軍入關后,滑冰、冰上足球作為滿族傳統的軍事訓練活動保留下來,根據規定:“關外士卒,冬季結冰后練習溜冰;而揮師入關的八旗,則在河澤腹堅之時保持冰上訓練”,每年冬天,皇帝都要檢閱士兵的滑冰技能,只是康雍年間,冰上訓練和活動尚未形成“冰嬉歲為?!钡闹贫?。在乾隆帝的高度重視下,一年一度的太液池(今北海、中海、南海的統稱)冰嬉大典終成定制。冬至后(閏年也有在冬至前舉辦的情況),皇帝由王公貴族和文武百官陪同親臨冰場,閱視駐京八旗將士和內務府上三旗官兵冰上射箭比賽和冰嬉表演之技,賽后,皇帝分別等次,恩賞銀兩。該“國俗”從乾隆七年(1742)一直持續到道光二十二年(1842),百年冰嬉,成為中國傳統體育運動史上極為罕見的持續景象。將冰嬉設為典制,用乾隆帝自己的話說是“順時陳國俗”“冬冰嬉而閱伍”,他不僅洋洋灑灑寫了1300多字的《冰嬉賦》,還命畫師依據現場盛典情況,繪制《冰嬉圖》,與后人共享。


比較完整地再現了冰嬉大典的繪畫作品有兩幅,一幅是金昆、程志道、福隆安繪《冰嬉圖》卷,另一幅是張為邦、姚文瀚合筆《冰嬉圖》卷。兩幅畫均描繪了乾隆帝在太液池閱視冰嬉的場景,大致位置在今北海大橋南側。不過對比下來,王凌昊發現“金昆等繪《冰嬉圖》有點中規中矩,不似張為邦《冰嬉圖》之靈巧、生動,加上張為邦曾拜師郎世寧,在畫中運用了不少西洋透視技法,使得畫面更加真實,人物表情更加豐富。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金畫中參賽者是按旗手、射手順序排列的,而張繪《冰嬉圖》的排列順序是旗手、花樣、射手、花樣,其中花樣表演大多是民間雜技的內容,有舞刀、弄幡、疊羅漢等,給人一種與民同樂、與民同賞的感覺?!?/p>


為什么兼具游戲娛樂與軍事訓練的冰嬉大典上會出現旗手、射手和耍雜劇的?這還得從冰嬉的運動項目說起,太液池每年舉辦冰嬉,冰上“蹴鞠之戲”(搶球時手腳可以并用)、競速跑(“搶等”)和“懸的演射”是例行項目,前兩項很好理解,后一項可形象稱之為“轉龍射球”。在一片白茫茫的冰場中央平行設立3座旗門,旗門頂端高掛彩球,由一二百名八旗兵組成的射手一字排開,手持可以發出聲響的骲箭,列成一路縱隊有序地從三座旗門中穿過,走隊時,上三旗在前,下五旗在后,一名士卒執小旗作為前導,本旗參賽士卒執弓矢隨行于后,遠遠望去,隊伍蜿蜒如龍,故稱為“轉龍”,隨著射手們離旗門越來越近,只見有的身驅微彎,揚弓搭箭準備射箭;有的滑過旗門,回首仰射;有的箭已射中,神態愉快……凡是射中目標的,皇帝都會給予獎勵:三射三中,賞銀十兩,三射兩中,賞銀八兩,三射一中,賞銀六兩,未中的參賽者賞銀四兩。


設計師取材的張為邦、姚文瀚合筆《冰嬉圖》卷(故宮博物院館藏)局部畫面


“懸的演射”算是冰嬉大典中的重頭戲,中海水面寬廣平闊,適宜在此舉辦,參賽者都是朝廷在八旗官兵中挑選的“善走冰者”,他們通常從十月就開始訓練,冰鞋、弓箭等裝備都是由內務府提供,冰嬉大典純屬皇帝出資贊助的皇家行為,從而在物質和政策層面有效保證了它的長期舉辦。大典前,清宮還會派人驗冰,檢查冰層厚度,確保不會因人多冰裂而發生危險。兩幅《冰嬉圖》里,均著重描繪了“轉龍射球”的場景,只是張繪《冰嬉圖》中多了耍刀、緣竿、使棒、溜滑倒立等項目,雜技演員使勁渾身解數展示特技給王凌昊留下了深刻印象,可是圖中人物眾多,各種動作千姿百態,想要在有限空間,7厘米直徑的銀幣上全景呈現《冰嬉圖》是不可能的,選取哪些素材讓設計師一時犯了難。


王凌昊坦言,“設計過程中確實遇到了很多問題,前期會做不同版式的嘗試,我也從電影海報、插畫中汲取靈感,當做出不同的設計草圖之后,放在一起比較,把不好的淘汰掉,反復數次后,初稿才基本成形?!彼磸蛷娬{,對《冰嬉圖》的提煉和重造是建立在遵循原作基礎上的,“我們畢竟是以傳播中國傳統文化為出發點的,不想對大眾產生誤導”。在他看來,“冰嬉本身具有融合娛樂和競技于一身的特性,同時吸收了漢族文化中的武術、雜技等藝術內容,有許多高難度動作,并且具有鮮明的時代內涵”,而“紀念幣中選取的畫面和人物是很有代表性的,‘轉龍射球’是冰嬉中最精彩、最具代表性畫面之一,前景兩個人,一個射手、一個?;拥?,他們以不同的藝術動作進行著競技與表演,體現了冰嬉盛世的場景。遠景中選用了冰嬉中具有代表性的雜技花樣,如‘燕子戲水’‘金雞獨立’‘鳳凰展翅’等?!?/p>


前景的弄幡者將畫面一分為二,即作為近景人物,又起到了畫面分割的作用,這是王凌昊嘗試多次才找到的一種很自然的分景方法?!斑@樣一來,畫面中既有特寫,又有場景描繪,算是對冰嬉圖比較立體的表現。至于近景中人物后面的建筑,其主要的作用是營造一種空間感,讓幣面更富有層次感,當然它也算是地標性質的建筑,標識當時舉辦冰嬉的大致地點,就在現今的北海大橋南側”,王凌昊補充道。


為了使幣面傳遞的信息更加準確,王凌昊特意對旗兵們的冰鞋進行了考究,并在幣面上還原了其向上翹起的式樣。其實馬嘎爾尼使團訪華時(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既已注意到,“他們(指旗兵)的冰鞋足后跟下短一截,前面直角般翹起”。當時的冰鞋分兩種,一種木制冰鞋,一種木制鑲鐵冰鞋,即先將鐵制冰刀釘在木板上,再將其綁在靴子上。與現在的冰刀不同,清代的冰刀都比較短,鞋的后跟有一部分下無冰刀,這樣可以在需要時用鞋跟觸及冰面以便停止滑行,或改變滑行方向。畢竟參加“轉龍射球”的射手們第一要務是射準目標,速度是其次。


有學者統計過,一年一度的冰嬉大典耗費不少,僅表演期內就花費白銀近3萬兩,這還沒算上訓練、購置裝備和冰上器具的費用。道光朝以后,清廷財政出現危機,冰嬉大典由縮減舉辦到再未舉辦,如今只能透過《冰嬉圖》想見當日清宮“冰雪嘉年華”之盛況。


(作者:湘北)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分享到

我要評論

發布

熱點推薦

推薦視頻查看更多>

  • 2021年賀歲金銀紀念幣宣傳片

  • 揭開冬奧幣誕生背后的故事

CopyRight ?2000-2019 Chngc.net 京ICP證080121號 京ICP備1000340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642
超碰已满18进入